貿易戰升級 美鷹派欲中美經貿脫鈎

近日中美貿易關係發生突變,特朗普忽然宣布恢復對2000億美元中國入口商品徵收25%關稅,並已由5月10日起實施,劉鶴副總理率團赴美談判暫未取得成果,中國於6月13日宣布對600億美元美國商品提高關稅。特朗普還擬將貿易戰升級,指正準備對3000多億美元的中國入口商品徵收25%關稅。這如落實將相當於全面封殺中國貨入口。顯然中美經貿關係又走到了十字路口,前景如何,令人關注。

  談判突變原因多樣

令震蕩更大的是特朗普慣用的變臉魔術:事前他還不斷地營造樂觀預期,指中美將很快達成協議,並期待與習近平主席再度會面,但旋即使出殺著。突變的發生引起了連串問題,包括為何會出現突變?突變後中美經貿以至整體關係的發展前景怎樣?凡此種種,對中美兩國以至全球政經形勢的影響均應予以較深入的探討剖析。

表面上,美國認為中國在談判中立場倒退,正如特朗普所指不允許「推倒重來」。劉鶴已反駁指控,事實上指責毫無道理:雙方既未達協議便根本不存在「推倒重來」,在談判中雙方自必有進有退,力求取得最佳交易,一些變化在所難免。又如中方官員所說常有「被承諾」,即美方強指中方作出承諾。這些指控實質上是美方極限施壓手段,希望藉此迫中方就範,同時也反映了特朗普心急求成,希望早日取得成果以壯大其競選連任的政治本錢。他說中國勿等到他連任才讓步,到時條件會更苛,更不要寄望等到拜登上台再談云云,其實都顯露了他心中的浮躁。當然,如果美方以為可借由極限施壓迫中方讓步,便大錯特錯了。

實際上突變出現還可能有更深層及複雜多樣的原因。其一是當前中美矛盾很深,分歧一時難解。經過一輪談判後,能妥協的都取得了協議,故雙方均說有重要進展。但另一方面餘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,雙方均難以退讓,正如中方所言在原則問題上不能讓步。劉鶴指雙方有三大具體分歧點,包括是否全面撤銷關稅等,但仍只是表面的分歧,未及根本。

美鷹派欲中美經貿脫鈎

當前,中美進行的一場修昔底德型博弈,美方的目標是要由遏制中國來保住其「一哥」霸主地位,取得經貿利益還只是次要目標。在這事上,美國並非鐵板一塊,特朗普相對來說是鴿派,為了個人政治前途對中國可放軟點以求早得協議,但鷹派卻不允許這樣做,必須借經貿手段盡量打壓中國而絕不能輕易妥協。就在突變前不久,另類右翼(alt-right)理論旗手班農便於接受美媒訪問時指出,中國是美國所面對的前所未有的「生存威脅」(existential threat),務必要全力打壓。有美方評論便指班農發聲,乃代表鷹派警告特朗普勿對中國放軟手腳。如是突變的發生表示鷹派已壓住特朗普,在對華政策上取得主導權。鷹派的主要目標是搞中美經貿「脫鈎」,而不是在取得協議後繼續擴展經貿合作。

類似情況其實早已出現過。2017年後段,中美曾通過談判達成協議,主要是中國承諾每年增購700億美元美國產品。對此特朗普是接受的,因已為多個行業取得巨大利益而個人亦政治得分,但對鷹派來說這結果殊不理想,因未有迫使中國在其他方面如知權保護、國企營運讓步。其後美國反悔,故慣於「推倒重來」的正是美國而非中國。這次突變性質上實是2017悔約的翻版:鷹派成功阻止了協議的達成。

劉鶴指出談判未有破裂,雙方未來還會在北京繼續會商。內地評論亦有中美進入「邊打邊談」格局之說。但如前文論述,即使談判未有破裂並繼續,再談下去也難望取得真正突破及全面妥協,最多是保持接觸及交換意見,和做一些技術性事務的安排。特朗普全面推行及升級關稅戰,表示美方重點已由談轉打,今後所謂「邊談邊打」將是打多談少。事情發展至此地步殊非偶然而有其歷史必然性,中美修昔底德型博弈已無可避免,美國要打,中國也無法掛「免戰牌」。為今之計是丟掉幻想準備戰鬥:對面臨的一場升級版貿易戰絕不能輕忽,務必全力認真應付。

© 2019, 文章不代表本網立場,如有侵權,請盡快聯繫我們 info@kylingate.com.

Comments

comments